百万首页 |新闻 |产品 |分类 |供求 |商家信息 |招聘 |相册 |资讯 |知道 |商家 |随便看看
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李先生
  • 电话:0755-85293010-8006
  • 手机:13632654895
站内搜索
 
相关信息
  • 暂无资讯
正文
傅高义:如果邓小平活着 他会肯定习的反腐贡献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27  浏览次数:

  “邓小平现在活着的话,我认为他会重视习对腐败问题的贡献,会觉得非常好,对这个过程是肯定的。”

  “邓小平很重视经济问题,担心老百姓的问题会变成政治的问题,为什么92年南巡谈话这么重视继续改革开放?他怕经济问题会变成政治问题。”

  “在那个情况之下继续改革开放(很不容易)。他在北京是电子工业部的工作,没有担任过很重要的中央领导人,没有北京政治的经验。在这个情况之下不要低估他的贡献。”

  “习是很大胆的,特别对腐败问题的工作做了不少。关于别的事情,比如会不会把民主扩大了,现在说还是太早。”

  以《邓小平时代》一书而在中国闻名的傅高义,9月7日在京与政知局分享了他对中国三代领导人的看法。了解中国已成这位美国学者的使命,在他看来,不了解就会产生偏见。

  今天是中秋节,节日还在看严肃读物的大家,辛苦了。下面给大家献上“政知局”中秋特供

  9月7日下午,出现在辽宁饭店3层会议室的傅高义分享着他的观点:“了解今天的中国,最重要的是改革开放,因为这是现在中国的主流”。

  将自己定义为“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改革的受益者”,傅高义的下一步打算仍和“改革”这个“主流”话题有关“我正在写一本关于的书,快一点的话估计也要两三年。”

  半个月的时间里,这位因撰写《邓小平时代》而被中国读者熟知的哈佛学者,在北京、四川和湖南等地来回奔走,领导会见、学者对谈、媒体专访基本已将日程表填满,下周三将要结束行程返美的傅高义向政知局坦言,“我都没时间查看邮件”。

  “有人对的评价是三七开,问我对邓小平怎么样看,我认为是二八开吧。说起来太长了。”

  傅高义的“中国时间”,始终绕不开诸如“历史评价”这样的线年等的判断是不正确的。88年关于价格问题,他想闯关,后来搞得非常漂亮,中国肯定要走那条路,但是邓小平的判断错的,他想做得太快,经济条件不存在,所以我认为那个判断是错的,你可以看得出,北京很多老百姓非常紧张,怕自己的生活出问题。”

  给出答案的同时,这位84岁的老人仍会记得寻求一种更为和缓的解释:“当然历史不允许假设。”

  “习是很大胆的,特别对腐败问题的工作做了不少。关于别的事情,比如会不会把民主扩大了,现在说还是太早。我个人看,很多外国的学者还是很紧张,因为有很多问题,特别是腐败问题,、,那不是一个人的事,那是很不容易搞的。”

  傅高义直言,“邓小平很重视经济问题,担心老百姓的问题会变成政治的问题,为什么92年南巡谈话这么重视继续改革开放?他怕经济问题会变成政治问题。”他甚至做了一个”大胆”的假设:“邓小平现在活着的话,我认为他会重视习对腐败问题的贡献,会觉得非常好,对这个过程是肯定的。”

  政知局:活动现场不少读者找您签名,您计算过这次来中国大约签了多少本书吗?

  傅高义:这次大概有几千本吧,哈哈,去年的时候最多(注:2013年1月18日《邓小平时代》中国大陆版正式上市)。

  政知局:刚刚我留意到一位现场的年轻人,他特地拿了两个版本的书找您签名,一个是大陆版,一个是港版,不知道您如何看待这两个版本上的差异?

  傅高义:我很坦率跟你谈,我希望在香港出版,为什么?因为他们不会删掉什么,保留本来的意思,每字每句没有改变。

  这本书英文(版)已经出了风头,所以很多中国(大陆)的出版社跟我联络,我见了一些出版社的代表,后来我觉得给三联,他们判断是不错的,利用能利用的空间来做,所以他们删掉的东西不到5%。

  我跟他们约定,第一,不能假想你自己的话,只能用我的,第二是删掉后必须经过我的批准。他们非常认真做了工作,我们差不多用了一年的时间把删掉的地方(做修改)。给你一个非常好的例子,在香港的那本书里我说“”四千万人非自然死亡。他说那不行,删掉了。我跟他们商量有没有办法,他们想了想说,可以这样说“有的外国人估计,在中死了多少多少人”,他们接受了,我也满意。

  政知局:我在书中看到一句很有意思的记述,“他经常打桥牌,就像他打牌时的表现一样,他只想把摸到手的牌打好”。写作过程中,您如何平衡客观事实和自己的观察?

  傅高义:事实上,在写这个内容之前,我跟两三个和他打过桥牌的人谈过话,说了一些细节,我认为很可靠,说了一些很公允的话,所以在书中有所呈现。

  政知局:此次您来到中国,正值邓小平诞辰110周年,您如何看待中国人纪念邓的热情?

  傅高义:我现在感觉老百姓对邓小平基本是肯定的,改革开放,特别是关于高考、平反干部的工作,包括市场经济也是基本肯定的。

  但是我的感觉,偏左一些人是批评他的,马会开奖记录,觉得他做的市场经济导致出现的腐败问题太多了,有一些人先富起来给他们太多的自由,“土豪”出现得太多了,应该多控制,所以批评他。另一方面,偏右的观点认为他的民主自由化还是不够,他跟毛太接近了,他的做法没有离开毛的做法。

  最近电视上在播《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》,我看了一点点。79年以后考进大学的人了解那个时代,但是年轻人(40岁以下的人)不太了解邓小平时代,不知道他做了这么多事情。所以我认为纪念邓小平110周年的一个好处,第一是让40岁以上的人了解他的贡献、功劳,第二是继续推动改革开放的精神。

  政知局:《邓小平时代》的译者冯克利先生说,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还生活在邓的时代。您对这个观点又如何评价?

  傅高义:习最近也谈了邓小平的贡献,为什么他这样做?我的理解是想(借此)继续推动改革开放,大胆面对现在面临的问题,所以我认为是好事情。

  政知局:1997年,访美时赴哈佛演讲,那次讲座得以成行,您在其中也发挥了一定作用。您如何评价他在那次讲座中的表现?

  傅高义:我认为他讲的非常好,不容易。因为当天讲座现场外有很多西藏人,也有很多上街的学生,很吵闹。演讲全程基本是用中文,最后五分钟用英文讲,现场的一些提问他回答得很不错,他没有预料到。

  我认为89年以后领导中国是非常难的事情。邓小平也说了,不仅仅要继续实行开放政策,要更加开放,在那个情况之下会继续改革开放(很不容易)。他在北京是电子工业部的工作,没有担任过很重要的中央领导人,没有北京政治的经验。在这个情况之下不要低估他的贡献。

  政知局:您在撰写《邓小平时代》的时候接触了不少“红二代”,您如何获得这样的机会?您的下一部作品会关注,在写作上会不会也采取类似的办法?

  傅高义:主要是我在哈佛任职的同事帮我介绍,通过朋友认识朋友。(写时)做法可能基本是一致的,我已经见过胡德平。我个人为了做研究,希望跟持不同看法的人见面,接近胡的人肯定要见。但同时,我也会接触一些不认同他政策的人。

  我的目的不是谈矛盾,我的目的是多了解是什么人、他想做什么、体制内有什么问题。他的一些思想,现在一些知识分子还尊敬他,有的人觉得他的道德、他的人情味是应该继承的。我想在那个方面多学、多了解。我刚从他的故乡湖南回来,做了一些访问,但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学习。

  政知局:如今,不少驻华外国记者把目光投向中国,比如撰写了“中国三部曲”的彼得海斯勒。和您的作品不同,他们多采用的是一种观察类的视角。对于这类作品您如何评价?

  傅高义:当然,我有十年的研究,和观察类的作品会有不同。504王中王三肖32个身着篮球服的少年儿童依次亮相,,在这些作品里有两个我认为特别好,很有代表性。一个是彼得海斯勒的,另一个是最近出版《野心时代》的欧逸文。

  他们的书中跟老百姓有很多的接触,有一些实地的探访,给读者提供具体的经验,所以我认为他们写得不错。如果不了解会产生偏见,我是这么看的。